• 您現在的位置:浙江新聞網 >> 寧波新聞
    【干貨】寧波跨境電商發展現狀、瓶頸及對策

    來源:杭州新聞|嘉興新聞|湖州新聞|寧波新聞|金華新聞-浙江新聞網 作者:本站 發布時間:2019-07-18

    原標題:【干貨】寧波跨境電商發展現狀、瓶頸及對策

    導讀:跨境電商是“一帶一路”最適合優先推動的貿易和商業模式,是外貿發展新動能。2015至2018年,國務院分三批批準設立杭州、寧波、北京等35個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簡稱綜試區),2017年9月20日,國務院決定將綜試區形成的“兩平臺”“六體系”等成熟做法面向全國復制推廣,商務部等14部門聯合發函復制推廣綜試區所取得的經驗。為了全面了解中國(寧波)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建設情況,探尋跨境電商企業發展遇到哪些瓶頸,為跨境電商快速發展提出有效對策,從2016年起,我們先后兩次對中國(寧波)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進行了調查和研究。

    一、寧波跨境電商企業發展現狀

    寧波跨境電商起步較早,發展較快。2011年11月,寧波就成為全國首批國家電子商務創建的示范城市;2012年底被列為中國首批跨境貿易電子商務試點城市;繼杭州之后,2016年1月又被國家批準為第二批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自此,寧波跨境電商增長快速,進出口額由2016年的40.32億美元增長至2018年的166.11億美元,實現了“一點接入、三單匯流、集中查驗、聯合放行”。寧波跨境電商發展呈現以下幾方面的特點。

    1

    三成外貿企業開展跨境電商,外貿或工貿企業轉型及跨境電商創業是跨境電商成長主要路徑

    根據2016年對寧波612家外貿企業的調查,從事跨境電商出口企業及既出口也進口的企業占29.7%。跨境電商成長路徑有:工貿企業或外貿企業轉型成為跨境電商企業、創業開展跨境電商出口(也稱天生跨境電商企業)、跨境電商平臺或綜合服務、為跨境電商代運營或提供專業服務和為跨境電商提供產品等。

    2017年調查的30家跨境電商企業中,60%的跨境電商企業由工貿企業(43.3%)和外貿企業(16.7%)轉型而來,36.7%是天生跨境電商創業企業;3.3%為跨境電商企業提供運營服務。其中,在轉型成長的跨境電商企業中,6.7%的企業是完全轉型,即把原有的傳統外貿業務全部剝離,專門以跨境電商方式出口;50%是保留傳統外貿業務,把部分資源用來發展跨境電商業務;3.3%則是保留現有業務,新設立跨境電商企業,由新設企業開展跨境電商。

    2

    外貿或工貿企業的跨境電商化程度較高,跨境電商增長快于外貿整體出口水平

    為度量外貿企業或工貿企業轉型發展跨境電商的水平,我們設立了跨境電商化指數。跨境電商化指數(Cross-border Electronic Commerce Index,簡稱CECI)是從事跨境出口或跨境進出口企業中,跨境電商出口銷售收入占企業外貿銷售收入的比例。該指數越高,外貿企業或工貿企業跨境電商轉型程度越高。天生跨境電商企業的CECI等于或接近1。比較2016年和2017年的調查數據(圖1),可以看出,2017年的樣本企業的跨境電商化指數比2016年樣本企業高。比較寧波4家B2B試點企業,可以看出,外貿企業的跨境電商水平稍高,工貿企業略低,但這也與企業經營模式、原有貿易結構有關。

    圖1 2017年與2016年跨境電商企業CECI的比較

    根據寧波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的數據,可測算出全市的跨境電商化指數由2016年的5%,提高到2017年的11%,而2018年則達到17%;2018年全市跨境電商進出口額的復合增長率為103%,遠高于外貿同期17%的復合增長率。

    3

    跨境電商企業運營中,以多平臺運營為主,電匯(T/T)結算居多,海外倉以租用為主

    電商平臺是跨境電商進行交易的場所。寧波企業跨境電商運營時,不限于一個平臺,而是多個平臺并用。2016年的調查表明,27.1%的跨境電商企業自建平臺或者兼用其他平臺,26.5%的企業使用速賣通或同時兼用其他平臺,此外,還有中國制造網、亞馬遜和ebay。

    寧波企業跨境出口結算以T/T為主,多方式并用。其中,在僅使用一種結算方式的76家企業中,使用T/T的占比為73.7%,其次是Paypal(10.5%)、Escrow(7.9%)、信用卡(3.9%)、西聯匯款(2.6%)和Payoneer(1.3%);在使用兩種以上結算方式的企業中,使用T/T和其它支付方式的占比最高(28.1%)。17.6%的寧波跨境電商出口企業建有“海外倉”,其中,以租用其他企業海外倉為主(占40.6%),合作(15.6%)與自建(12.5%)居后。

    4

    跨境電商的經營團隊規模小,復合人才和高級人才的需求大 跨境電商的經營團隊規模小,復合人才和高級人才的需求大

    據2016年的調查,寧波跨境電商企業的經營團隊以1-3人居多,這類企業占1/3以上;3-5人團隊的企業占1/5。從企業需求看,企業需要多層次人才,其中對復合人才(兼多學科知識和多種技能)和高級人才(能制定并實施策略)的需求較多。在單一需求復合型、高級、中級(在上級指導下工作并完成任務)、初級(能進行日常業務操作)企業中,高級人才的需求最高(38.7%),其后是復合型(37.3%)、中級(18.7%)和初級(4%);在同時需要兩類以上的企業中,需要復合型人才和其他人才的占比最高(30.2%),其后是高級人才和其他(27.4%)、中級人才和其他人才(26.4%)、初級人才和其他人才(16%)。對語言人才的需求,以英語為主,在需要單一語種的81家企業中,91.4%的需要英語,其他需求語種有西班牙語(4.9%)、德語(2.5%)和俄語(1.2%);在需要兩種以上語種的企業中,需要英語及其他語言的企業最多,占29.8%。專業人員中,以網上銷售人員需求為主,在單一需要某一類專業人員的77家企業中,需要網上銷售人占49.4%,其次是網絡工程師和美工師(29.9%)、物流管理(3.9%)、線下采購(2.6%)等;在需要兩類以上專業人員企業中,同時需要網上銷售人員和其他人員的占41.9%。

    對于新員工培訓,寧波企業以師父帶徒弟或老員工帶新員工方式的“一帶一”為主,輔以其他方式。據調查,1/5的企業單一用“一帶一”培訓員工,超過60%的企業使用兩種以上的方式。

    5

    工貿企業的跨境電商化程度較高,跨境電商增長快于外貿整體出口水平

    據調查,寧波跨境電商企業的毛利潤以10-30%的居多,2/3企業的經營利潤高于10%。其中,26.7%企業的利潤為10-20%,20%企業的利潤為20-30%,13.3%和6.7%企業的利潤分別為30-50%和50%以上。絕大多數受調查企業的毛利潤都比傳統貿易企業高。其中,50%跨境電商企業高10%以上,20%的企業高30%以上。

    二、寧波跨境電商發展的瓶頸

    1

    外貿新業態的市場推廣困難及運營技能欠缺是跨境電商發展的主要瓶頸

    跨境電商是新興貿易模式,也是數字貿易的初始形態,這種貿易新業態借助于互聯網平臺實現“虛擬空間市場”的交易,在運營流程、市場推廣、營銷方式上都不同于傳統外貿。據調查,市場推廣是跨境電商發展過程中遇到的最主要問題。此外,品牌建設、平臺、物流、信用等問題制約著跨境電商企業的發展。運營技能不足和缺少跨境電商知識也是阻礙外貿企業轉型與跨境電商企業發展重要因素。另據調查,沒有開展跨境電商的外貿企業中,缺少電商人才和不了解跨境電商知識是制約其開展跨境電商業務的重要原因;其中七成的跨境電商企業渴望了解跨境電商知識,提高企業運營效益。

    2

    品牌意識不強與知識產權糾紛制約跨境電商企業做大做強

    跨境電商是新興貿易模式,也是數字貿易的初始形態,這種貿易新業態借助于互聯網平臺實現“虛擬空間市場”的交易,在運營流程、市場推廣、營銷方式上都不同于傳統外貿。

    商標、專利等知識產權具有地域性,沒有在商品流入國(地)注冊的商標、申請的專利等知識產權不受該國(地)相關法律的保護。跨境電子商務商標侵權行為影響平臺和賣家在國際市場中的信譽和形象,成為跨境電子商務可持續發展的障礙。根據2017年的調查,跨境電商企業商標意識不強,僅有23%企業在國內和境外注冊商標(或國際商標注冊),27%的企業沒有商標,43%的企業只有國內商標,其他情況占7%。這表明多數企業的品牌意識淡薄,品牌化發展的意識不強。同時,跨境電商平臺對知識產權侵權的處理方式(如產品下架、律師函警告或索賠、國外法院傳票或處罰、扣分、消費者差評及封在線支付帳號等),也會降低企業的商譽。

    3

    市級跨境電商園區特色化定位與中小外貿企業創新模式引導的缺失,抑制區縣(市)的積極性,也不利于企業專業化、品牌化發展

    市級跨境電商園區是綜試區發展的根基,《中國(寧波)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實施方案》對市級園區建設缺少特色化發展的設計。《實施方案》提出建設“3456”工程,即“三大平臺、四大服務體系、五大保障體系、六大創新突破”。其中對于跨境電商園區平臺建設,提出優先推動市級跨境電商園區建設,增強核心要素的集聚能力,打造完整的跨境電子商務產業生態體系,但該方案對12個市級跨境電商園區的發展如何定位、如何體現園區與區域特色產業的融合等沒有明確,園區建設與各區縣(市)外向型產業的融合度較低,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區縣(市)參與的積極性。

    中小外貿企業轉型及創業企業發展是寧波跨境電商發展的主力軍。《實施方案》突出強調以外貿綜合服務平臺模式創新、海外倉備貨出口模式創新和大宗商品跨境電商模式創新等推進跨境電商模式創新發展,但如何利用這些模式對已有跨境電商模式進行創新的引導,《實施方案》很少涉及,后續又缺少相應支持政策,這不利于中小跨境電商企業的轉型發展。此外,對園區考核注重跨境電商規模,強化“量”的增加,忽視“質”的引導,這易出現同質化經營,重現傳統貿易時代的靠鋪貨走量贏取利潤的經營模式。

    4

    現行跨境電商統計規則不能客觀真實反映發展狀況

    目前,數據缺乏使人們很難把握跨境電商發展的概貌,對確定電子商務對國際貿易的貢獻也是一種挑戰。我國跨境電商處于初級階段,如何做好數據統計正處于摸索過程。寧波跨境電商出口統計包括B2C跨境網絡零售、B2C(9610)、B2B試點企業和跨境電商商務信息平臺4類數據,就統計現狀而言,B2B統計數據的采集體系,缺少“硬”規定,企業有一定的選擇權,還沒有實現交易與統計同步對接。B2B統計數據的采集是由B2B試點企業向統計系統自主申報,而B2B試點企業是由商務部門推薦,海關審核資格,然后接入跨境電商的統計體系。B2B企業有的交易是自建銷售系統,有的是在第三方交易平臺上銷售,對于既有B2B業務也有一般貿易的B2B企業來說,其數據可能有一定的選擇權。

    現行跨境電商統計中主要存在數據多報、數據流失、重復上報、跨境電商口徑與海關統計不一等問題。目前,數據上報主體中,跨境電商商務信息平臺作為申報主體之一,由于其多是外貿綜合服務平臺,有的平臺融綜合服務與交易于一體,若是綜合服務平臺,委托其報關、報檢及退稅的出口貿易不一定是以電子商務方式達成的,需要甄別哪些貿易數據屬于跨境電商。在缺少有效甄別措施的情況下,如果外貿綜合服務平臺或B2B試點企業把非跨境電商的數據上報為跨境電商數據,就會出現多報情況。現行數據上報主體中,缺少如阿里巴巴國際站、速賣通、亞馬遜、敦煌網、ebay和wish的數據等第三方跨境交易平臺的數據,許多以電子商務方式從事貿易且沒有入駐外貿綜合服務平臺的中小微企業,又不是試點B2B企業,其貿易數據顯然沒有統計到跨境電商交易數據中,這樣就可能出現數據的流失。如果B2B試點企業入駐跨境電商商務信息平臺,則可能會出現重復上報現象。此外,除少量郵件或快件外,絕大多數跨境電商數據已納入海關統計,但跨境電商統計與海關統計尚不完全一致,因為一些企業的個別月份會出現跨境電商數據高于海關統計數據的現象。

    三、突破寧波跨境電商發展瓶頸的對策

    1

    創新多層次跨境電商人才培養方式,形成可復制推廣的培養模板

    人才缺少,運營技能不足是制約跨境電商發展的關鍵因素。目前,寧波綜試區的寧波市跨境電商學院、阿里巴巴跨境電商寧波人才培訓孵化中心以及鄞州區電商協會發起的“電商人下午茶”等方式在跨境電商多層次人才培養中都有成功的經驗。相關部門應把寧波綜試區在校企聯合培養、在崗培訓和專題分享等方面成熟的人才培訓經驗進行總結和提煉,形成可在寧波全大市乃至全國復制的多層次人才培訓基礎模板,推進跨境電商人才的培養。

    2

    加快跨境電商企業運營模式轉型,助推跨境電商產業的健康發展

    跨境電商是國際貿易新業態,其運營模式與傳統外貿企業有較大差異,有一部分是天生跨境電商企業,因此,研究跨境電商企業成長路徑,推廣成熟運營模式,有助于推進整個產業的快速發展。目前,寧波跨境電商企業已初步形成了垂直跨境電商、天生跨境電商、工貿一體企業的MRB2C模式、小家電產業集聚平臺、代運營、本土跨境電商平臺等多種運營模式,這些運營模式將對跨境電商企業的發展起到啟示與激勵作用。

    3

    打造線下特色園區,實施“錯位”發展,規避“同質化”競爭

    目前,全國綜試區建設均取得了積極成效,杭州綜試區提出的“兩平臺”“六體系”已開始向全國復制推廣。對于線下園區的建設,國家出臺示范園區認定辦法,形成管理機制,部分綜試區與自貿試驗區、綜保區融合發展,但都還沒有形成產業集聚等特色產業園區。未來如何結合地方外貿產業特色,打造線下特色園區將是寧波市級跨境電商園區建設中的重點。

    4

    構建并發布寧波跨境電商綜合指數,引領全國性跨境電商綜合指數的制定

    目前,敦煌網聯合清華大學、中央財經大學相關機構發布了跨境電商發展指數,該指數包括規模指數、成長指數、滲透指數及支撐指數;阿里研究院和DT財經編制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ECI指數(E-Commerce Connectivity Index,跨境電商連接指數)。這些指數從一定角度度量了跨境電商發展狀況,但基于所用數據的局限,國內指數僅從一個第三方跨境交易平臺視角反映出跨境電商相應的發展狀況,仍較片面,另外,還有一些諸如外貿企業轉型發展跨境電商的程度等還沒有度量。因此,設計寧波跨境電商綜合指數,嘗試從一個綜試區的角度度量區域跨境電商發展水平,進而拓展到全國,推進全國性的跨境電商綜合指數的形成,這將是寧波跨境電商綜試區對全國跨境電商發展的貢獻。

    5

    探索跨境電商統計的寧波規則,助推全國跨境電商統計規則的制定

    對于政府來說,跨境電商統計是世界性難題,尤其是B2B。目前,國內部分綜試區確立了B2B出口的訂單、支付單和物流單的認證標準,形成了以樣本抽取、企業調查為主的統計方法。這些標準是否能被國際社會廣泛認同,需要從綜試區層面先行探索,在成熟之后向全國乃至世界推廣。寧波綜試區可在現行統計體系的基礎上,從以下三方面進行嘗試:一是按照法律所賦予的權力,確定跨境電商出口數據的上報主體,避免出現出口數據的多報、流失、重復等現象,嘗試電商出口數據完全對接海關統計;二是把B2B試點企業抽取范圍覆蓋到所有跨境電商企業,實現交易平臺與統計系統的同步對接,實時獲取跨境電商交易數據;三是探索B2C跨境出口的統計方法、數字技術如何融合應用于貿易與服務、跨境電商中服務貿易如何進行統計等內容。

    6

    在“關境上”“關境后”兩環節尋找突破,為國家在跨境電商貿易規則中增加話語權提供寧波的實踐

    從商務部等發布的文件來看,目前綜試區形成的成熟經驗做法主要集中在跨境電商的國內環節,涉及海外倉的很少,而在跨境電商生態價值鏈的“關境上”和“關境后”兩環節上經驗缺乏。中國簽署的15個自貿區協定(FTA)中只有與2個國家有電子商務章節,要引領跨境電商貿易規則的制訂及增加在規則制定中的話語權,首先在FTA協定中把自己主導的規則先行實踐,這樣才會有信服力。《金磚國家海關合作戰略框架》《APEC跨境電子商務便利化框架》《跨境電商標準框架》的簽署,為區域或全球跨境電商通關規則的形成奠定了基礎。當前,寧波創建“一帶一路”綜合試驗區,是全國首個“16+1”經貿合作示范區建設城市。寧波應借助區域合作的契機,與跨境電商往來密切的國家探討并嘗試跨境電商通關規則,整理跨境電商糾紛處理的經驗,為我國開展雙邊合作及中國FTA升級與談判提供寧波經驗。(來源:《寧波經濟?三江論壇》 文/郜志雄 編選:網經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四川单机麻将下载安装
  • 北方推倒胡麻将赖子是什么意思 彩票专家免费预测汇总 大上海时时 玩腾讯分分赚钱技巧 6场半全场奖金计算 赛车皇家采世界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 最准杀肖杀尾公式 时时app下载 j江西时时走势图 哪个平台有澳洲赛车玩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 山东福彩群英会下载app 时时彩追长龙破产 内蒙古时时五码走势图 七星彩历史开奖比较器